首页 - 扬州市办证 - 扬州信息网
扬州市办证【qq:333.5458.668★★电话:135.7217.6128(徽信同号)】扬州本地办证公司★验 货 满 意 付 款★专 业 制 作 证件、刻章★市 内
本地 送 货 上 门★(本 科/大 专/中 专/高 中/函 授/自 考)毕 业 证、学 位 证、资 格 证、驾 驶 证、行 驶 证、出 生 证、营 业 执 照、卫 生 许
可 证、士 兵 证、退 伍 证、军 人 残 疾 证、记 者 证、自 学 考 试 毕 业 证、成 人 教 育 毕 业 证 书、硕 士 研 究 生 毕 业 证 书、硕 士 博 士
学 位 证 书,设 计 印 刷 各 种 证 书、会 员 证 书、荣 誉 证 书、授 权 书、获 奖 证 书、资 格 证 书、流 水 对 账 单、公 证、征 信 报 告、刻章 等! 欢 迎 咨 询。
1.png
八十三年前,有个悠长雨巷,撑起油纸伞,寻觅它的时光。

身处一座古城,绿墙黛瓦,褐色砖砾,苍白色的窗纱,还有几个复古的鸟笼。听,那鸟儿清脆的声音是不是把你带回了从前?我想,它会像江南的梦一样轻,在我们不知觉的时候,回到时光如旧,故事依然的境地。旧城里的时光,雕刻在命轮的故事里。

巷子的路是曲折凹凸的,层层瓦片重叠又交错,发着靛青色的荧光。绿墙黛瓦的村庄在翠竹的围抱中忽隐忽现,袅袅的炊烟缓缓升起,慢慢的消失,瓦片在日光下,莹莹闪光。当然,这亦是每个人都走过的古路,每个人带着梦和微笑走过的古路。温柔的女子,静静的踏上砖瓦,叠加在一起的步伐轻盈的在古路上划过。这是言语所表达不出来的情感,婉转,如约,绽放,萦绕在绿墙之间。女子靥然一笑,婀娜多姿,恰是丁香花的模样。于是,巷中多了份雅静和淡然。甚至,有一缕清香掠过空中的气息,是那个女子带来的,纯美无暇。就这样,江南的小巷在浓郁芳香的层层叠叠中回环,纯净的天空下,古典一片。过后,始终如一的巷口在晨曦中愈显温暖,日光倾城而下,就洒在巷口。恰好人人都能感受的地方,直到心房。逐渐,灿若柔情女子的江南韵味弥漫了整个小巷,轻轻洒洒,寻寻觅觅,不见一丝浮躁,便掩盖了浮世的悲哀。韵味是古董红色,深中带褐,褐中带粉,粉中透着些憧憬与懵懂,散落下的丁香花瓣如水一般,情有独钟得就漫天于江南的小镇里,急着想感受江水的沐浴、店铺的祥和,却又不忍心落下,不舍离开如梦的空中。

此刻,孩子们手里拿着棉花糖,脸上带着无尽的甜意,闯入斜射的光芒里。乌篷船停靠在岸的一边,有情有意的醒着。纤绳脱离了纤夫的手,裹在木桩上。船儿由竹片竹丝编成半圆形,中夹竹篱,上涂桐油黑漆。乌篷船,就是江南黑色的精灵。船家还在极窄的船沿上,放一碟茴香豆之类的下酒菜,右手握一把小酒壶,呷一口酒,嚼一粒茴香豆,悠然自得。孩子们蹦向目光,船儿在江面上悠悠荡荡。从天空向下倾斜45°角,孩子们的笑像蒲公英一样甜美轻盈。巷中的女子洒了一路清香,直到孩子们跳进巷子再带去几丝调皮。于是,开始不同寻常。

这个江南,小鱼几尾,垂柳几株,小舟一揖,芦苇数丛,小桥一座,翠竹一片,鸭鹅几只,有村庄,有炊烟袅袅,有吴侬软语,有无争的宁静。这个夏日比别处温柔,一夏,一城,一世界,一花妖娆在身边;这季的江南比别时优雅,一水,一船,一女子,一香拥有在记忆。仍然是古香古色的气息,温润依旧。

谁家的女儿红,澄、香、醇、柔、绵、爽,馥郁芳香,随着时间的久远而更为浓烈。倘若船头一相逢,哪户的乡歌传了出来,夹杂着孩童的歌谣。

过后,江南小镇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,霡霂梦情,雨滴清澈,不同于其他地方,精致典雅,正值孩子羞涩的时期。缓缓的路过天空,屋檐直至小镇。然而,它却没有跳入小江中,只是静静舒缓,走着芭蕾路线,安然的潜入江水。它携着点点清香,同薰衣草紫薯的颜色一样。雨中的泥土有股细腻的香气,夹杂湿润之感,沁人心脾。几滴细雨,几丝迷离,几声鸟鸣,几声怅惘,一阵柔风,只吹户户瓦楞上的条幅轻抚眼帘。客人纷然就坐,酒味又一次飘香。虽然下过雨,但这个江南,安详文静,尤其是在午后,时光静好。

一米阳光,倾泻在粉墙黛瓦上,倒映在江水里的姿态异常温柔。这时的小巷渐弱渐息,由孩子们的调皮和霡霂的婉转归于沉寂。有的农家人在午睡,有的在聊家常,还有的在酿着女儿红,准备明天的客栈开张。每个人的动作都极为优雅,小心翼翼地完成着每项任务,橱窗前的乌篷船准备着随时出发。家家妇女累了,就抬头看着静好的时光,南方的阳光不像在北方这么强烈,刺得人们睁不开眼。在江南,阳光给人一种温润的感觉。午间的太阳虽然比上午的要强,但依然不见丝毫浮躁,只是显得江南更祥和温暖罢了。

与乌镇比起,没有秋季的凄凉。就如迟子建所说:“乌镇再怎么江南,也是秋意阑珊了。”我是一个北方女孩,性子里也透着地地道道的北方气息,可我却更想做个南方女子,沾染一抹温柔,一种黄土地上所没有的情感。尤其有一江南水乡女子的初梦如花,甜得妩媚的独特。做一名南方女子,在荏弱中透着刚强。亦或许,在痴人说梦。

梦醒了,已是傍晚时分。

夜,又深了,江南沉睡了。此时,小巷睡了,乌篷船睡了,小桥睡了,农家人也睡了。只有江南风流依然在着。

晚风抚过村庄,翠竹沙沙作响。秦少游《踏莎行》曰:“露天楼台,归迷津渡。”炊烟又起,和暮色一起慢慢遮住晚霞,淹没楼台,迎来月色,陶醉了多少的文人墨客。店铺前的窗棂上都挂着火红的灯笼,映红了人人都脸庞,灯光洒在江面上波澜起伏,月亮的倒影愈发鲜亮,像梳妆的镜子闪闪发亮;像女子发梢上刺眼的发簪;像东北大汉雕刻的冰雕„„江南的夜是热闹的,有着小贩喋喋不休的吆喝声,有着江南人温润柔软的歌声,有着亲切缓缓的风声。江南的夜也是宁谧的,皓月当空,乡村中周围的一切是如此的安静。孤独的路灯站立在不远处,默默地接受着月光的洗礼。

好一座诗意的古城,好一无与伦比的柔情江南,小巷里的故事随时间玩转。八十三年前,邂逅梦一场。

梦中人,江南在说。http://yzbzjz.wikidot.com/ 扬州市办证

Unless otherwise stated,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